大学生兼职创业网 毕业实习 创业故事:CCTV中国创业榜样”之一吕健博士

创业故事:CCTV中国创业榜样”之一吕健博士

“肇庆七星岩里湖的水变清啦!” “湖水清澈,石山、树林、游人倒影如画,好美啊!” 最近,微信、微博上一张张赞扬…

“肇庆七星岩里湖的水变清啦!”

“湖水清澈,石山、树林、游人倒影如画,好美啊!”

创业故事:CCTV中国创业榜样”之一吕健博士

最近,微信、微博上一张张赞扬肇庆七星岩景区里湖水质变化的美图在肇庆人的朋友圈被刷屏了!人们奔走相告,纷纷相约前往一探究竟,驻足留影。

流连如斯壮丽美景,街坊游客欣喜之余,也注意到里湖与周边相邻之湖的水质似乎存在着较大的反差。众人不禁心存疑问:里湖之水为什么能变清?又是何人、用了何种魔法令湖水变清的?这水质能持久吗?

带着相同的疑问,笔者经市炎黄文化研究会黄伟会长牵线,与主持七星岩里湖生态修复工程项目的广东五色时空生态环境科技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兼董事长吕健取得了联系,并与黄会长一行日前专程前往七星岩景区实地参观,拜访了这位出生、成长于肇庆,曾荣获“全球人居环境杰出贡献奖”,被中央电视台评为“2017CCTV中国创业榜样”之一的知名生态专家,听他讲述了其中的奥秘和背后的一些故事。

吕健博士为我会采访参观团一行解读星湖水质地理图心中有梦任纵横

吕健出生在肇庆,小学就读于肇庆新桥中心校,自考入肇庆一中起就长期生活在风景秀丽、环境优美的星湖与西江之滨,七星岩的湖光山色、美丽风景与城郊之田园风光、蝉声蛙鸣伴他度过了少年时期的青葱岁月。“那时候的肇庆多美啊!”回忆起年少时常到星湖戏水游泳,特别是在当年(1979年)高考过后等待放榜的日子,他和一班高中毕业的同学相约到鼎湖山游玩时的情景及所见所闻,吕健满怀深情感叹道。确实,那时候,肇庆城内外的空气都是清新的,特别是鼎湖山中流淌的溪水更是清澈透明且甘甜可口的。其后考入肇庆学院就读期间,每每与同窗谈起各自的故乡情怀,吕健总以自己身为肇庆人而倍感自豪。

然而,若干年后,大学毕业当上肇庆一中教师的他带着一班学生到鼎湖山故地重游时,却出现了令人尴尬的一幕——“吕sir,你怎么带我们来这又脏又臭的山沟玩啊!”目睹随处可见的塑料瓶、塑料袋、烟头、烟盒等满地垃圾,面对学生的质疑和不满,那一刻,吕健无言以对。

是啊,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了,到风景区游览的人越来越多,但也许是国人的素质和公园的管理没跟上,景区的环境在短短几年间变差了,山路旁、水沟里,堆积着游人随意丢弃的垃圾,简直不堪入目。昔日清澈甘甜、捧起即可入口的鼎湖山溪水竟变成了脏兮兮的臭水沟。“那一刻的情景,太难忘了。”吕健在他的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我想,吕健环保意识的萌芽和觉醒,或许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吧。

巧得很,1988年底,吕健被调到鼎湖山主持旅游开发与管理工作。到任后,吕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组织年轻的干部职工到又脏又臭的山沟里捡垃圾。“记得当时一次就运走了七大车垃圾。在清除了垃圾之后,随着大雨山洪冲刷,溪水清澈流淌、深潭碧水见底的景象又慢慢重现。看着焕然一新的鼎湖山,干部职工们纷纷表示:真是不识鼎湖青山绿水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回想当年,吕健还是感慨万分。

后来,吕健主持建立了鼎湖山垃圾清理保洁网格管理模式,并被一直沿用至今。三十年来,鼎湖山始终保持着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自然格局。

在鼎湖山工作、生活期间,吕健对人居环境的感知与日俱增。随着阅历与见识的增长,他开始意识到,人与其所处的环境,是相互依存的,所谓环保,不只是要求保持环境洁净,而创造好的环境,远不是组织员工捡捡垃圾那么简单。处理好人与环境、人与自然的关系,既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也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吕健在思考,为什么生活在大自然怀抱、与森林为伴的人,会比久居大城市者感觉更舒适、身体更健康?人们都说鼎湖山空气好,好在哪?其中又有何奥秘?面对这些问题,吕健深感自己知识的匮乏。为了解开心中的谜团,找到问题的答案,他开始了孜孜不倦的求学、求索之路。

机会来了!那是1998年8月,正在攻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企业管理硕士研究生课程的吕健在鼎湖山接待游客的过程中,偶然获悉国家级专家、被称为我国森林旅游学科奠基人和创始人之一的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吴楚材教授,在森林生态学理论及森林空气质量科研中取得杰出成果,当即为之所吸引。特别是吴楚材教授关于生态学的“三大理论”:即城市水泥沙漠化理论(钢筋水泥混凝土建筑的城市,其特殊的热辐射、光辐射和放射性辐射决定水泥沙漠化城市并非人类生存的最佳环境);物种多样性理论(人的寿命长短、健康状况的好坏与居住地物种数量的多少成正相关);血氧含量理论(人体血液中血氧含量关乎人的健康、缺氧是万病之源),更让吕健着迷。他迅即前往远隔千里的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登门造访。想不到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吴教授对生态学研究的独到见解和平易近人的学者风范,无不令吕健折服,当即表示要拜其为师。而吕健的知识功底、求学态度也让吴教授深感这个年轻人是不可多得的可造之材,于是在详细了解有关情况后当即拍板,同意吕健在继续完成原研究专业课程的同时,将其收归门下。是时,正值吕健仕途不顺,得吴老教授赏识,心中的郁闷顿时烟消云散,他毅然决然离岗脱产求学,由此开启了从事生态环境研究和开创生态建设事业的逐梦之旅。

吕健博士为我会采访参观人员介绍水草净化功能众里寻他千百度

在拜吴楚材教授为师,攻读其生态学硕士研究生课程期间,吕健的生态科学知识得到极大的提升,根据他自己对中国第一个国家自然保护区——鼎湖山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原始森林自然生态“山幽、林绿、水清、气净、人和”长达十年的自然生态感觉,尤其是大学化学专业的直觉,首先提出森林生态环境可以采用“空气负离子、植物精气、空气中细菌含量”等三项指标来测定与评价新鲜空气,并定义新鲜空气。1998年10月,受导师委托,吕健回到鼎湖山主持原始森林生态环境(空气)质量测定与评价的工作。1998年12月,根据测评结果研发出“空气负离子吸呼区”、“天然氧吧”等鼎湖山生态旅游产品,从而引发轰动全国的“空气负离子效应”,并首创“天然氧吧”表征生态健康人居环境概念。

初尝胜果,使吕健深受鼓舞。吕健本来就是带着问题求学深造的,他特别注意在学习研究中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又在解决问题、深化研究中发现新的问题,再通过不断的学习研究找到答案,如此循环往复,不懈追寻。随着学识日渐丰富,吕健研究问题的广度和深度也在不断拓展,其思想认识也随之得以升华。

吕健深知,研究、建设生态,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生态”?什么是适宜人居的好“生态”?鼎湖山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原始森林 “山幽、林绿、水清、气净、人和”的五大自然生态因子相互关系如何准确表征?像“天然氧吧”这种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能不能复制再造?

带着这些问题和疑惑,吕健在取得企业管理和生态学双硕士学位后,又于2002年再度走进高校,前往北京师范大学攻读生态哲学博士研究生课程。在此期间,经导师和同窗学友推荐,吕健还先后修读了中山大学旅游与城市规划、清华大学绿色生态建筑设计和北京大学景观规划设计等专项学习课程,并使出浑身解数,追踪寻访各相关专业大师,虚心向其请教,废寝忘餐,学而不厌。这样通过哲学思维修练与东西方文化视野的开拓,跨学科、跨领域知识的融会和厚积,让吕健的生态学感知与思维豁然开朗,他以自己对生态学研究的深刻理解,结合多年来工作生活在鼎湖山长期观察的实证研究和相关量化测评数据资料分析,加之借助涉猎多学科知识、跨领域研究的综合优势,形成并提出了解析人类宜居生态环境的研究成果——《五色时空·人类生境自组织理论》,这一具有独创性的理论被列为2002年国家教育部重大课题攻关项目成果,其基本要义是以中华文化思维模式的宇宙人生自然规律为思路,基于现代生态学理论,运用西方认知科学与生命科学的技术手段,探究人类生命与自然和谐关系。它把《易经》、《道德经》等优秀传统文化经典现代化、《圣经》等西方人文精神中国化,集成艺术与科学的世界语言诠释系统,是融合多元文化精髓的21世纪中国文化之概念、原则、义理架构、解释系统、言说体系、评价标准,以此来认知、思考、解释人类聚集生活与生产,以及居住生境系统建设问题的立场和原则。

吕健在综合分析鼎湖山森林“空气负离子、植物精气、空气中细菌含量”4000多组检测数据时,还发现了“水清则气净”这一重大生态健康人居环境规律。鼎湖山之所以能长年保持“天然大氧吧”的宜人气候环境,根本原因在于其拥有延绵不绝的大片原始森林,树木物种丰富多样、和谐相生,造就了“林密必山幽,山幽致水清,水清则气净,气净定人和”之境界。如果我们在城乡规划建设中,做好森林进城、树木围村的文章,在充斥着水泥混凝土“石屎森林”的城市中规划建设更多的山水园林,创造多物种和谐共存相生之态势,不就可以营造出水清气净之美境了么?据此,吕健认为,自然生态环境的修复和再造应该是可行的,关键在于掌握能够有效改善和修复生态、提升环境质量的适用技术。

基于这样的认知,吕健在攻读硕、博研究生课程的同时,对存在于森林、湖泊等自然环境中的多个“天然氧吧”之形成条件作了全面深入的量化分析,并率领其团队围绕“天然氧吧”生成环境再造技术进行了积极探索。历经多年来持之以恒的反复实践论证,终于觅得解开“天然氧吧”新鲜空气生成奥秘之钥匙,使其拥有了实施生态环境建设和生态修复工程的核心技术,确立了较强的市场竞争力,从而为“五色时空·人类生境自组织理论”的实践应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为实现创建宜居环境造福人类的生态梦想打开了希望之门。

阳光总在风雨后

吕健信奉“知行合一”,注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求学期间就成立创业公司,实行边学习边实践,以理论指导实践,以实践验证理论。学成归来后,更是立志自主创业,试图通过创业实践,在市场经济中认证生态健康人居“五色时空·生境理论”,认证“五色时空·艺术与科学”水生态修复工程技术。为此,他有意将自己的公司改名为“五色时空”,旨在运用自己所创立的“五色时空”理论及所掌握的“天然氧吧”生成技术,为各地修复遭到破坏的生态系统、创建宜居美丽家园提供理论指导和技术支持服务,致力于营造和重塑“山幽、林绿、水清、气净、人和”的“五色时空”世界。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应用鲜为人知的生态建设新理论、新技术兴办企业、开创事业,注定了吕健的创业之路不会一帆风顺。毕竟,理论与实际之间,还是有着相当长距离的,尤其是生态健康人居环境理论及其生态工程技术未尽完善,商业模式尚需摸索,资金原始积累需要有一个过程,尤其是自由生态科技工作者,不易被主流社会认同,使得吕健的生态建设创业举步维艰。事实上,这些年来,吕健在创业实践中一路走来,既遇见过彩虹,也经历过风雨,更多的是数不清的挫折甚至失败,当年一场无法实施设计“蓝图”的官司,曾让吕健的事业一度跌至了谷底。公司陷入资金周转困境时,他常常需要举债度日,甚至出现过卖掉自家的房子套现,用于支付货款和员工薪酬的状况。

不过,尽管一路风雨兼程,历尽艰辛,生性好强的吕健并没有为之所屈服,他坚信“阳光总在风雨后”,是金子必会发光!吕健对自己在生态建设领域的研究成果充满自信,他自认为是掌握生成人们向往“天然氧吧”新鲜空气、清澈碧水盈盈生态健康人居环境的工程技术奥秘之人,只要锲而不舍,成功终会敲门!正是这一信念支撑着他从创业过程的一次次低谷中重新挺起来。

2008年,吕健举家移民美国。在美期间,吕健考察了众多城市乡村人居环境,访问过旧金山大学、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等高等院校,进一步完善了自己的“五色时空·人居生境理论”及“五色时空·艺术与科学”水生态修复工程技术。尽管远居他乡,吕健始终心系祖国,时刻关注着祖国的形势与发展。2012年,国内“PM2.5”事件沸沸扬扬,吕健心想,该是自己所掌握的生成“碧水蓝天”人居环境生态修复工程技术大展身手的时候了。于是毅然放弃美国绿卡,义无返顾带着全球集成的空气污染、地表水污染的生态治理工程技术回到了中国,回到了肇庆。

经过学习研究参考国外最新的生态环境治理先进技术,吕健更加坚定了运用“五色时空”理论和生态环境修复技术投身生态环境建设的信心和决心。2017年春节期间,一群在广州、东莞、佛山、深圳、中山等地经商的肇庆杰出乡贤云集星湖,对家乡近十年来城区空气和星湖水体污染日益严重深感忧虑,纷纷表示要齐心协力开展有效治理。其后经肇庆市人民政府批准,星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同意,2017年11月肇庆市生态保育慈善会与星湖风景名胜区七星岩管理处签订七星岩里湖生态修复工程慈善公益服务合同,启动了七星岩-里湖生态修复工程。

2017年,吕健博士领衔的广东“五色时空”团队参加了“众创杯”肇庆赛区比赛胜出后,代表肇庆参加广东省比赛再获优异成绩,被推荐参加中国创业榜样评选,荣获2017CCTV中国创业榜样称号,并于2017年12月30日荣登央视颁奖舞台。

与此同时,作为肇庆市生态保育慈善会首席科学家,吕健精心组织实施七星岩里湖生态修复工程,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有心将其打造为水环境治理的示范工程。在治理资金不足的情况下,他以其公司名义垫付部分资金,率领旗下团队开展分阶段治理,首先是生态治理阶段,把湖水分区排干,通过“5SSK-EP”定制微生物来降解湖底、水体污染物浓度,然后将经过改良培育的“5SSK-AP”沉水植物——水草像插秧一样栽种到湖底淤泥上。接着就进入生态修复阶段,当种下湖底的水草固定生长后形成“水下森林”,湖水在其生物作用下逐步得到净化,水体透明度持续提升,平均达到1.5米以上。目前已进入生态保育阶段,沉水植物健康生长覆盖率约达到60%左右,经保育将逐步达到湖底全覆盖,最终形成一个湖内自然循环的水生态系统——“水下森林大氧吧”,实现水体长期自我净化功能。

吕健博士与我会采访参观团成员合照

在带领我们沿湖边参观的路上,吕健指着湖水不停解说着:这一段已达到60分,那一段是70分,最优那部分大概接近80分了。他信心满满的预计“2018年国庆假期前,七星岩-里湖水就能持久达到清澈见底的效果。”采访期间,吕健还高兴地告诉我们,他的“五色时空”公司最近与端州区人民政府签订了标的额达2000万人民币的羚山涌污水生物治理工程合同,该工程是污水治理方法上的颠覆性之作,完成后羚山涌的污臭现象将一去不返!

聆听着吕健满怀豪情的介绍,看着他充满自信而阳光的脸庞,笔者不由对这位刚毅、坚忍、执着,视生态建设事业为使命甚至生命的科学家、创业者肃然起敬,同时也暗暗祝愿吕健今后的路越走越宽广!

大学生兼职创业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大学生兼职创业网

大学生兼职创业网(chuangyeqingnian.com)是一个在校大学生兼职网站,为在校大学生寻找家教兼职、社会实践、毕业实习以及网上兼职提供帮助,并且推荐适合大学生创业的好项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