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要有自己的信仰

所以你会发现我们回到事实层面上,也要经得起逻辑的推理。 因为事实你会让一个人看一个事实。

我们应该要有自己的信仰

我们从逻辑上他是严谨的,他不能违反基本的常识。我们现在人的一个小毛病,知识读多了,常识变少了。 就是好像每个人很有道理,很有学问似的,但是他忘了最基本的常识,然后再往下就不用说了。 那中药制剂怎么会进到医院里头呢? 嗯,那个中药吃的还可以,但是注射是不可以的呀,他怎么会进到医院? 下面省略一万字,不管怎么通过这个我我最后一步不说,再往下总做一个总结。第一个我们不要从情绪上看。 啊,那会路没问题。什么导致的贿赂?

好吧,再往下。 所以我们再往下再接着再往下看呢。 就是刚才我说的。 第一,我们不要从情绪上看。 第二上,我们尽可能回到实施。 还有一个回到事实,你不要从一个维度上看。 你比如只有一个一方语言说话,你不要看。 你你要从一方语言说话,一定是代表他那一方。 能明白了吗? 你比如说我你一定代表我那一方。 你被办了,你代表你的一方,你光听我说这话不管用,你最好多方语言都说。如果一方全说了,一方没说这个事儿,你这个事儿不行。

这个信息不真实。 好吧,就类似这是不可以的啊,这些都有道理的都有道理的。好吧,就是我说这个第一个是我我说的不要情绪化。第二个回到事实。 回到事实的时候,你信息不能失真。 如果你的信息不全,你的结论就是假的,没有事实。 你看过一个日本的电影叫罗门生,你们看看你知道明白没有?就是一个人你会发现有十二种解释法还是八种解释法,你会发现没有事实,谁认为谁看到的事实? 所以这个是很恐怖的,我们都认为要回到事实。其实回过来事实就这一个就很难。 特别是我们信息不全。 啊,对罗罗生门是吧,你根本上你回不到,你看不到那个东西,回不到事实。 但是你会发现我们人每个人都很自信,很固执的认为自己是事实。

特别是。 我有强大的话语权。 我是强大的集体,你是弱小的个体。 你一下把你养死,你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判断是不是事实我不知道。 哼所以有时候就问我很多问题,我就告诉你,我拒绝评论。 你们无论事实都不知道我凭什么。 然后事实看清楚,我们首先再看。另外就是一个。 是是非对错。 再判断是非。 有时候是非是没法判断的。 有时候是非没法办他和价值观有关系。 你比如美国这时候乱,我就问你一句话。 是他要求的是人人机会平等。 还是种族机会平等。 你能听明白这意思吧,就是考试的时候按学分看还是分种族。 你明白这意思了吧,这就是面临什么是平等,什么是公平,这事就回来。你比如美国还面临堕胎。

这个就更回来,这个堕胎堕需要不需要堕胎?就是这个这个这个它在母体里边儿,它是不是人?如果是人是不能堕胎,不是人是可以堕胎的。 可以这么理解吗?关键是你谁来界定,这就回来。 这就是非常难的。 啊,这就到最底层了。 在政治政治上叫左右派之争,这是非常难的。 你比如黑人,我们说的处处的,他,如果他真的假设他是他考试成绩不高。 你看是平均所有的种族一样的分高,他永远考不上。 是这回事吧,所以你看你去人人平等,那他就很冤。 但是你如果按总数他占百分比,他要考多少回来? 他这个这么糟糕,你让他进到研究所,他啥也搞不了,他不坏事吗? 又回来。 啊,这就是最最底层的事。 到这时候就说不清楚了。

你这事儿说不清楚,你比如说非洲有一个白灼,那能酌到什么程度? 就某个国家的移民那个女的人家把他给办了。 办了一半,他不揭发。 嗯,他意思是接接接发了之后,把他判了,他就光受伤,就这么就算了。他首先考虑的人家。 因为他有做到做到不能再做,这是这就是我们认为是有病的。在他的心念中是正常的。 啊,这就是我这就是到最底层了,这个是说不清楚的事儿,有很多很扯淡的事儿,你看不出来,你比如说很多他从上这个这个裸体游行。 啊,追求什么自由,追求什么男女平等啊,什么同性恋追求自由,这是说不清楚了。 好吧,这是最最底层,这个我已经说不清楚,这事我都说不清楚了。 啊,我研究了我研究了一个月的什么是平等什么是公平。 这种搞得我晕了,我也说不清楚了,就把我给搞傻了。 能听明白了吗?毁了,我说不清楚了呃,就就就就所以我就没法再说了啊,这是一是最底层的价值观问题,哲学问题。

所以你会发现呃,国外的那个政党它分好几派。 那基本上是左派和右派。 基本上你可以理解为社会党民主党。 好吧,你特别是欧洲那些高福利国家非常恐怖。 啊,非常恐怖,因为每个上台都在讨好全面。你一上台的话就增加福利,一上台增加福利一增加福利是要求的平等,一增加平等就会牺牲公平。

医生牺牲公平,这个组织就没有效率,没有效率就回来。 就会变得越来越穷,就被绑架了。 就绑架的就只能使没结果。 这就是这就是刚才你们谈到菲律宾怎么样,这就是民主到一定程度会把自己给作死。 但是那是他发展两百年之后的问题。 说白了,那是人家有了家伙两百年之后的问题,你的任务是先有个家伙再说。我们尽可能我们我想我们就先回到那个事实层面了。好吧,我们推到事实上面,我们学会用逻辑推理。 得出真正的事实,然后在逻辑推推理判断出基本的对错是非。

好吧,我们到这一步再往底层,我们先慢慢来。 那是那是下一步的事。 啊,因为如果你要经营企业,经营到很大很大的时候,有你一定会发现优秀的企业家一定是哲学家、思想家。 包括福特。 包括路和飞轮。 都一样的事。

他没有一定的哲学思想,他是做不了的,就是他底层有很多信念在支撑他。 你比如说八小时工作制是福特做的,给他的工人八美元是他做的。在那个年代大家是想不到的,他让人人都开上汽车,他是想不到的那。 是会侵蚀他的利润的。

他底层如果没有一定的宗教信仰,没有一定的哲学思想,他是他是这个事,他是。 他是看不透的。

当然我们浅层面的就是考虑牛奶,就是你要挣点钱了啊,你我认为我们还是坚定某种信仰。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yeqingnian.com/987.html